“闪亮的日子”当代女艺术家邀请展——吕越

2018-10-20 23:19:40

 

 

转载自:中央美术学院陶溪川美术馆

 

 

 

 

 

 


 

 

 

 

吕越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时装专业创建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常务理事
中国流行色协会理事
时装艺术国际展策展人

 

 

艺术的情思,由内而外慢慢形成,在闪亮的日子绽放出来。

 

——吕越

 

 

 

 

 

6234298367feabf0ed0b6c8fe32c1a57.jpg

6234298367feabf0ed0b6c8fe32c1a57.jpg

 

 

 

 

 

 

 

 

《化》 80×80cm 

蚕丝、蚕茧、竹质绣花绷、发光线、蝴蝶标本 2017


 

 

 

朱子曰:“变者化之渐,化者变之成”。作品取名《化》希望借此表达事物的本性。

“化”是会意字,左边是人,右边是颠倒的人,意为颠倒了就变化了。

世界是由“变化”而来,一切皆“造化”。

 


 

 

 

 

 

 

 

《痕迹3号》 15×15cm

缝纫针、棉线、水墨、丙烯、油画版等 2018

 

 

痕迹可以是历史和文化对我们的影响,也可以是自己的经历,过往的岁月。

女性的生活离不开针线,无论是古人,还是今天的女人。

 


 

 


 

《对话》 直径15cm 综合材料 2018年

 

 

采用一种材料的不同画法,配以不同肌理,表现两种同类的对话关系。他们可以是人与人,也可以是物与物。

 

bef33adc0546f8981dcea7e551b37224.jpg

 

吕越的作品有三种类型:第一种就是沿着阴阳平衡的关系去表现的,比如《阴阳两协》《昼夜阴阳》《生生相和》等,她想借此表达事物或者人之间的平等关系;第二种是表现事物相互转化和影响的,比如《余香》、《化》、《比翼》《痕迹系列》等,第三种是传递中西融合的,比如《中国印》《梅花三弄》《蝴蝶夫人》《女红》等。她的作品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作品基本呈现的形态已经不是服装设计范畴了,尽管作品中的服装元素都是她自己的新设计,更多的是以装置的面貌呈现出来的个人感悟和思考。她利用了之前学习和教授时装设计的优势,叠加了她早年在中央美院附中学习而获得的艺术创作的技能,形成的个人作品特色。总体来说她对各种事物包括人与人,物与物,物与人的关系比较感兴趣。


《昼夜阴阳》

 

《阴阳两谐》

 

《生生相合》

 

作品《昼夜阴阳》中运用黑色灯口与白色灯泡,仿佛在聆听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阴阳两谐》中正反使用的子母扣与色彩的对比,《生生相合》中以镂雕手法,利用汉字与图型镂空的原料与成品的穿插与错落,经过独特创意的解构与改造,在材料、造型、工艺和色彩上呈现出经典的榫卯的关系,印证出阴阳和谐的中国哲学观念,在看似矛盾的组合中寻找平衡与和谐,既包含着循环、周期的含义,也暗示着轮回、交替的意味,更是积累、成长、蜕变的传达。让我们想到沈从文的一段话:“自然既极博大,也极残忍,战胜一切,孕育众生。蝼蚁蚍蜉,伟大巨匠,一样在它怀抱中,和光同尘。因新陈代谢,有华屋小丘。智者明白现象,不为困缚,所以能用文字,在一切有生陆续失去意义,本身也因死亡毫无意义时,使生命之光,煜煜照人,如烛如金。”吕越就是要探索和转化中国文化举足轻重的存在意义与手法。

 

《百花深处》

 

 

另有一批作品是对传统色彩的架构。这些色彩采自传统的意念与古代壁画的颜料,仿佛深厚而古远的记忆。《百花深处》更以终朝采蓝的青色系,以轻蓝、淡粉、米色、姜黄驻足轻薄取胜的薄罗薄纱,辅以竖领、对襟、阔袖的长衫,仿佛王建《宫词》中“嫌罗不着爱轻容”,又如《簪花仕女图》中纤裳“透肌肤”的动人风姿,更似《花石仕女图》中洗尽炎光“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橱枕簟凉”的宋代女性,在片纱风光旖旎而幕影沉沉,为时装察颜观色、塑造表情,在与自然深切的互动中感悟无言大美。


 

《蝴蝶夫人》

 

 

吕越近期作品常常用服装元素为主,添加相关元素,最后以装置作品的面貌呈现,这种装置逐渐形成了她个人作品的特色。《蝴蝶夫人》作品就是以蓝印花布大礼服为中心源点,四周是平面化静态展示的中式旗袍(包括清代的中式褂衫---均由非遗保护项目的江南蓝印花布制作而成),边柱上有条幅装置,整体构成了一个蝴蝶纷飞的视觉效果。

 

 

《蝴蝶夫人》

 

 

作品采用印有蝴蝶的蓝印花布与布料刻成的蝴蝶进行互动,将蓬裙的弧形与鸟笼吻合,把厨娘的围裙和大摆礼服裙进行不协调拼接……淑女与厨娘、自由与禁锢、中国土布与西式裙撑、手工印染与激光雕刻、平面与立体、阿庆嫂与网红、过去与现在,阴与阳、虚与实,那些看似不相干的东西似乎又显现了相互支撑的和谐。矛与盾共存,希望表现对立关系的和谐统一,虚与实,阴与阳,就像暗物质一样一直和我们看得到的明物质和谐存在着。 

 

 

 

《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的创作灵感来自一次非遗项目的考察。蝴蝶图案在服装中的使用非常普遍,因为寓意吉祥。蝴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重要的地位。“蝉蜕尘埃外,蝶梦水云乡”(张孝祥《水调歌头》)是化蝶成仙、自由遨游、幸福的含义;“八月蝴蝶来,双双西园草”(李白《长干行》),蝴蝶常常成双成对地飞舞在花丛中,双飞蝶就成了恩爱夫妻的象征。

但是蓝印花布中的蝴蝶受到工艺制作的限制比刺绣或者印花都不能呈现多彩的颜色,也没有精致的细节,反而当看到蝴蝶廓形的时候,会感觉它是笨笨的、古朴的、可爱的。

强调蝴蝶也是因为文化中的吉祥美好寓意和百姓的喜闻乐见。

 

《中国印》

 

 

《中国印》作品是2009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庆典活动而设计制作的。 60枚印章分别代表新中国走过的60年历程。从1949年开始到2009年的60年。

《中国印》作品现被中国丝绸博物馆收藏。

 

 

 

《中国印》

 

 

作品的颜色采用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大红色,红色饱含了吉祥喜庆之意。

服装采用带有传统纹样的中国丝绸与西式晚礼服款式结合的造型。

首饰用阿拉伯数字与中国表示年份的文字组合成图章的内容。比如1949、2009和乙丑;1997和丁丑;2000和庚辰;2008和戊子等等。

作品强调和呈现的是东方和西方文化的结合。无论是服装部分,还是首饰部分,都采用融合的手法,将东方和西方元素有机地结合起来。作者希望通过这种设计的表达方式,传递不同文化的视觉印象,呈现出西方文明与中国传统的融合。 

 

 

 

 

 

 

 

 《女红》

 

 

 

吕越有一系列以红色为主基调的时装设计,将中西方文化元素融合一体。其中《女红》系列是持续了近十年的创作积累,主题借用“红”字的两个读音,以东方古老的绸织锦缎等材质,围合具有西方时尚特征的高胸细腰的紧身胸衣,遍插900朵玫瑰,在展览过程中将时间与空间的变化与范畴纳于一体。整体的红色体现了“近者悦,远者来”的生生不息与美善相乐的中国情怀。材质、造型与线条塑造出的多元形态,加强了视觉上的戏剧张力,丰富了视觉语言,而玫瑰花朵的生老荣枯增添了身体、心灵、服饰与外在空间的对话与多维度的生命情感的体验。“女红”原指女人的手工活,借助多音字,不仅将外沿延伸到颜色,还借助了西方紧身胸衣的造型暗指女性本身。整件作品是东西方文化意象的运用与阐释,有静态的色彩节奏与动态的人情冷暖,表达了一个时代对美的想象,具有深入人心的穿透力。在红色的映衬中,以俯拾即是的传统符号展示了传统的文化内蕴,以时装艺术的方式呈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

 

 

有评论指出:“吕越表现出对中国哲学思想的浓厚兴趣,中国传统哲学从乾坤阴阳开端对世界条分缕析,阴阳中和促成天人和谐,万物生灵各得其所。吕越在她的作品中秉持这样的精神。”她的作品“在材料、造型、工艺和色彩上呈现出经典的榫卯的关系,印证出阴阳和谐的中国哲学观念,在看似矛盾的组合中寻找平衡与和谐,既包含着循环、周期的含义,也暗示着轮回、交替的意味,更是积累、成长、蜕变的传达。”

 

引自《时装追求卓越——吕越的时装设计与教学》

作者:张鹏

 

 

2ffeff10583e332ff9f9058b1bc18bab.jpg2ffeff10583e332ff9f9058b1bc18bab.jpg

 

个展:

2004年吕越个人时装作品发布会(巴黎,法国)

2000年吕越个人时装作品发布会(岐阜,日本)

1997年吕越个人时装作品发布会(北京钓鱼台国宾馆)

1996年吕越个人时装作品发布会(北京国际饭店)

 

群展:

2018年《丝亦》丝绸博物馆(苏州)

2018年《首尔时装艺术国际双年展》(首尔,韩国 )

2018年《设计中国》(哥本哈根,丹麦)

2018年《中日韩设计汇》( 东京,日本)

2018年《丝绸故事-时装艺术国际展》北京展览馆(北京)

2017年《城市艺术季首展》上海民生码头(上海)

2017年《机杼-当代艺术展》金鸡湖美术馆,(苏州)

2017年《一丝之隔-时装与艺术对话展》筑中美术馆(北京)

2017年《丝路云裳大展》太庙艺术馆(北京)

2016年《哈佛大学时装节》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美国)

2016年《蓝之韵-时装艺术国际展》艺未来艺术空间(鄂尔多斯)

2016年《第二届中国设计大展》关山月美术馆(深圳)

2015年《吕越和她的学生们》798艺术区久画廊(北京)

2015年《美好时代,快乐女生》马奈美术馆(北京)

2014年《国际时装艺术首尔双年展》艺术殿堂(首尔,韩国)

2014年《界》时尚艺术展及《当时装遇到珠宝——北京国际时尚艺术与设计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2013年《2013北京时装艺术国际展》爱慕美术馆(北京)

2013年《CAFA教师中央美术学院教师创作特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2012年《2012首尔国际时装艺术双年展》艺术中心(首尔,韩国)

2012年《2012北京时装艺术国际展》中央美院美术馆(北京)

2011年《国际时装艺术展》海牙艺术中心(南荷兰省,荷兰)

2011年《国际首饰艺术展》服装艺廊(香港)

2010年《纸的对话-时装艺术展》服装艺廊(香港)

2010年《2010后尚北京时装艺术展》三里屯太古里(北京)

2009年《时尚大典时装秀》中国丝绸博物馆(杭州)

2009年《“永远的亚洲”2009国际时装展演》泰国艺术中心(曼谷,泰国)

2007年《FASHIONARTEXHIBITION交流展》土耳其文化中心(土耳其)

2004年受邀出任电影《颐和园》、《青红》的服装顾问,亲自参加主要角色的服装设计

2000年《中国文化美国行活动》(纽约,美国)

1999年《99巴黎•中国文化周活动》(巴黎,法国)

1994年《亚洲时装展》(大阪,日本)

1990年《中国制造》奥斯陆文化中心(奥斯陆,挪威) 

 


 

 

 

5b0a7fa37de6fd820bfd1079e960dc5c.jpg


 

 

 

 

 

 

 

 

 


2ffeff10583e332ff9f9058b1bc18bab.jpg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